最遙遠的距離

Temperature: 0 °C

黃貓黃貓



今天要說一個關於距離的故事。

拍人最難的是拍出他原本的樣子。拍人像是在考驗被攝者與拍攝者之間的關係,彼此之間的心防。相機就像一個攻擊的武器,拿起相機對著拍攝者時,這時,心裡會有些微妙的東西在醞釀著。。。。。所有的不自在,猶豫,放不開,防衛心,挪移,這一切都將記錄在照片上。

這張是我難得拍到一張他原本的樣子。照片的主角是我爸爸。

小時候,他給我的感覺是恐懼,他脾氣很壞,一不順心就會發火,我總是躲著他,除了被罵被打,我們沒有其他的互動。每次成績考差被媽媽打的時候,我不敢哭,因為一哭他聽到了,會過來再打一頓。永遠沒有人救我,我只能自己等待風暴過去,唯一能給我些安慰的是貓,後來貓一直是我心理療癒時最依賴的。可能因此一直有很深很深的孤獨感,至今仍找不到原因。

爸爸在我的感覺中就是兇,我們之間距離很遠,甚至無話說。直到這幾年我才明白,他的兇是要掩飾內心的脆弱,他外表的武裝說明了他的恐懼。唯有脆弱的內心才需要強硬的外殼。過去的這些在記憶裡的傷痕,我很努力地慢慢去療癒它,用感恩與愛去溫暖撫平內心受傷的小女孩。

看著漸漸老去的他,我只想在他還在的時候,能打破自己內心的那個牆,讓陽光照進來。

在這照片的那一瞬間,封存了當下所有的一切。時間與空間都不存在了,它就是永恆。

作者簡介

黃貓

笑點低哭點低天然呆好奇心愛動物愛搞怪愛冒險似冰似火,天使與魔鬼的綜合體。

只要生命愛過,溫暖將永遠被記得。

訪客留言

留下一些足跡證明你來拜訪過我

推薦閱讀

作者其他相關類別故事

在我的鏡頭下的你

在我的鏡頭下的你

螢幕快照下午.. 今天要說一個勾心鬥角的故事。 透過相機的觀景窗我看著你,既陌生又熟悉...

腦殘又體殘的文字

腦殘又體殘的文字

今天要說一個關於智障文字的故事。 在大陸的這段時間, 我深深覺得中國真是個奇耙, 居然...

完美與不完美

完美與不完美

人的本能都會追求完美。不願面對不接納不完美的自己,任何言語說中這個不完美的自己時,防衛...

請選擇選項

執行錯誤

Hi,謝謝你的參與,但無法重複投票哦~